98年抗洪,中央決定最后關頭炸堤分洪…

0
2022-04-01 13:34:22 石家莊逐浪水利科技有限公司_防汛抗旱物資,防汛救援物資,防汛搶險設備,防汛救援器材,防汛應急物資,防汛救援裝備,防汛應急救援設備,防汛設備,防汛器材,防汛物資

       98年抗洪已經過去了25年,經歷過此事的少年如今已經步入中年,但當年眾志成城抗洪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,那年夏天發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,很多觀眾坐在電視機前關注抗洪情況,隨著抗洪的進展時而焦急、時而淚目。當長江洪水即將達到洪峰時,中下游的百姓隨時都會有家破人亡的危險,中央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,提出最后關頭荊江炸堤分洪的方案,這時朱镕基說“等等,我再加一句話”。

       1998年春天的時候,長江一帶的梅雨季就顯得與往年不同,接連不斷的大雨使長江水位不斷上漲。我們都知道,長江中下游一帶湖泊較多,國內的五大淡水湖都在這里,正因為水資源豐富才孕育出這里肥沃的土地而被稱為魚米之鄉,可在大量降雨之后也容易成為災害,當長江之水猛漲時,這里的湖泊也失去了調蓄江水的能力,隨之而來的洪水隨時都會吞沒這塊肥沃的土地。

       在古代時這里就經常發生水患,治理水患是每個朝代都會面對的問題,而在建國后這里也曾經發生過洪澇災害,因此在1952年時,在毛主席的指示下修筑了荊門分洪工程,這項工程是軍民總動員,僅用75天就全面竣工,并且經歷了1954年特大洪水的考驗,使長江中下游的百姓人身財產得到了最大保障。

       98年抗洪,中央決定最后關頭炸堤分洪,朱镕基:等等,我再加句話

       1998年的洪水高度要超過四十多年前的那場洪水,7月時就打開了抗洪救災的序幕,當時武漢、荊州、九江的洪水最為嚴重,武漢作為省會城市,這里居住大量人口,為了保證百姓的安全,在武漢分洪區連夜轉移人口達20多萬人。部隊與百姓團結一心抗洪,在齊腰的水深相互幫助、攙扶,救出了無數條生命。

       抗洪官兵們與時間賽跑,他們在洪峰到達之前修建人造堤壩,一個個沙袋整整齊齊、密密實實地排列在長江兩岸,他們不眠不休奮戰一天一夜,在官兵的努力下抗過了長江的一次洪峰,使武漢三鎮得以保全,挽回損失多達150億。在這些最可愛的人中,有一些年輕的戰士永遠沉睡在了這里,他們是抗洪英雄,他們的事跡讓每個國人都紅了眼眶。

       可想而知當時抗洪的環境是多么的艱險,但每個官兵都沒有退縮,當官兵們在抗洪前線搶險時,中央政治局的領導成員也正在召開緊急會議,面對即將到來的下一個洪峰提出最有效的抗洪辦法。在當時長江中下游一帶,每個城鎮都非常富饒,但在這樣的特殊時刻必須要做出取舍,經過權衡之后做出了最后關頭荊江炸堤分洪的決定。

       這個決定被列入《會議紀要》里,同時確定了水位達到44.67米時根據實際情況部分或全面分洪,當眾人準備結束會議時,朱镕基說:“等等,我再加一句話”,而這句話就是“確保群眾生命安全”。并且他還做出了具體的解釋,那就是不到最后關頭不分洪,能多抗一會就多抗一會,給百姓提供足夠的轉移時間。

       8月7日這一天是抗洪最關鍵的一天,長江兩岸和中下游的軍民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預計的峰值與實際峰值會隨著天氣的變化而變化,不到最后關頭誰都不敢懈怠,哪怕一個小小的疏忽都會引起決堤,是否能挺住這次洪峰是對每位在抗洪前線官兵和指揮的考驗。眼看洪水已經達到了分洪水位,面對滔滔洪水,沙袋丟進水里瞬間沒有蹤影,戰士們不怕犧牲跳進水里圍成人墻,最后鑿沉貨船員用卡車卸運沙袋傾泄在堤口,這才堵上決口。

       98年抗洪,中央決定最后關頭炸堤分洪,朱镕基:等等,我再加句話

       時間一點點過去,洪水襲卷著泥沙呼嘯而過,官兵與洪水“作戰”,到后來炸藥都已經搬上了分洪區的堤壩上,隨時等待爆破的命令,只是這個命令一直沒有下達,前線的官兵一刻也沒有停息,他們加固人造堤壩,全力搶修決口的堤壩。他們與時間賽跑,與洪水搏斗,當洪水峰值通過時,每個人都松了一口氣,堤壩保住了、荊江百姓保住了。

        在這場“與天斗”的作戰中,軍民團結一心、眾志成城取得了勝利,那個炸堤分洪的命令最終也沒有下達,只因朱镕基的一句話“確保群眾生命安全”,為了保護荊江百姓的人身財產安全,前線的官兵、指揮全力以赴,用行動證明了人定能勝天的壯舉,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跡。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 Zl-020氣動打樁機在打樁作業的優勢
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大全